千万人返乡创业:乡村振兴下的弄潮儿

在银行工作7年后,湛泾从城市返回杨雅村创业;大学毕业4年后,原本已在社会上立足,月收入达到1万多元的林岳锋,也在经历过一番思想斗争后,返回农村,协助家人种水稻;在得知家乡猕猴桃卖不上好价钱后,已在邮政局工作3年的肖倩,也选择返回农村,成立电商公司,从事农技推广、农产品电商。

图片[1]-千万人返乡创业:乡村振兴下的弄潮儿-赚在家创业号

在乡村振兴的背景下,有大量返乡创业者并没有选择做时代的旁观者,而是选择主动融入其中,成为时代的见证者、参与者、奋进者。湛泾、林岳锋、肖倩正是这一群体的代表。2022年4月,农业农村部官员在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上称,目前全国各类返乡入乡创业人员超过1100万。尽管与接近3亿的全国农民工总量相比,返乡创业群体只占很小的比例,但这1000多万人做出返乡创业这一选择的背后,既是基于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的时代背景考虑,又有对于家乡那无处安放的乡愁,割舍不掉的地缘、血缘、亲缘关系的考虑,而更为关键的是由时代红利与互联网技术红利所共同加持的农业创业市场空白。

千万人返乡创业:乡村振兴下的弄潮儿-1

中国慈善联合会乡村振兴委员会副总干事戴航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人才向农村的回流,与国家宏观战略调整、乡村基础设施和创业环境持续改善,尤其是乡村市场潜力巨大有关。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返乡创业就像“在地上捡黄金”一样简单,或者适合每一个人。不论城乡,政策环境、市场机会都只是外因,创业者自身才是决定性因素。

返乡前的“临门一脚”

在返乡前,很多人都已在城市立足,有着相对体面的工作。江西的湛泾在银行,广东的林岳锋在建筑公司,陕西的肖倩在邮政局,广东的林进杰在广告公司,甘肃的兰春平在证券公司,云南的钱卫新在金融机构。尽管地点不同、职业各异,但他们却不约而同纷纷选择改变人生轨迹,而返乡前的“临门一脚”显得尤为重要。

“多年前,一位蜂农在城市街上欲降价销售蜂蜜,却被人怀疑掺假时,蜂农回应:我连真的蜂蜜都卖不掉,怎么可能掺假来增加负担?”湛泾称,蜂农卖蜜的心酸,是刺激其返乡创业的直接诱因。

有感于父亲年岁渐高,操心家里及合作社的农事开始显得力不从心,林岳锋决定2016年返回家乡,协助家人种水稻。生于农村,再回归农村,他认为,这是经历过一番思想斗争后的正确决定——“因为农业生产是有意义,更是有前景的一件事。”

肖倩返乡,跟猕猴桃有关。家乡的猕猴桃产业虽然有良好基础,但果园标准化程度不高、产品品质不稳定、销售渠道不畅。这看起来是个不小的挑战,但她认为,挑战的背后恰恰是发展电商的机遇。

原本已在广东省佛山市成家立业、娶妻生子的林进杰,是基于投资机遇与家乡感情返乡创业的。大学毕业后,他在媒体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成立广告传媒公司,2011年又在商会担任职务,负责项目投资。在广东省阳江市政府返乡创业的号召下,林进杰经过1年多的市场调研,瞄准了中药“牛大力”。于是,林进杰不顾家人反对,解散公司回到家乡。

兰春平的返乡,跟乡村振兴的时代背景有关。不安于现状的他,早年间离开位于甘肃省渭源县的家乡,曾在省会兰州市打拼,先后在电脑培训学校、证券公司做培训工作。“乡村要想发展,离不开有情怀、有经验的返乡人才。”他说。

一次跟朋友们帮云南老家的乡亲们卖蜂蜜的公益行动,让钱卫新对返乡创业所可能发挥的作用印象深刻。“尽管和自己赚钱无关,但乡亲们卖了蜂蜜后,贫困家庭的孩子可以有新鞋穿,养蜂家庭的生活可以改善。”当然,更主要的是蜂蜜销售背后的商机。盛产蜂蜜的西双版纳乡村,远离上海等大都市消费市场,钱卫新希望做那个打通产销渠道的人。

与其说,返乡的他们希望在某种程度上“救赎”家乡;倒不如说,农村在养育他们的同时,又为其提供了能够大展拳脚、施展抱负的一方天地,并以名利双收的形式,或早或迟地成就他们,使其再次收获成长。

在返乡创业中再次收获成长

杨雅村,地处赣州市赣县区,脐橙、蜂蜜是当地特产。返乡前,湛泾夫妇就较早做了社群运营,积累有上万的粉丝,还帮亲戚家卖过脐橙,策划、文案、宣传、物流、成本核算、互联网营销等更是多年工作练就的技能。

从2015年开始,湛泾夫妇先后投资成立电商公司、农业开发公司、蜜蜂养殖专业合作社,湛泾担任主要负责人,通过“脐橙园+养蜂合作社+农户+电商平台”的经营模式,带动赣南脐橙、杨雅蜂蜜等农产品线上销售。

此外,湛泾夫妇还将湛氏家族的老宅群,打造成“朵儿庄园”,成立旅游合作社、新媒体工作室、乡舍花园民宿,运营自媒体平台、孵化网红主播等,在创业做得有声有色之际,也带动了一大批当地村民脱贫致富。

对于林岳锋来说,返回家乡,与其说是创业,倒不如说是子承父业。由于父亲是全国种粮大户,种了20多年的水稻,受其感召,两位“90后”儿子都在农村从事粮食生产。林岳锋与弟弟分工,利用自己擅长管理的优势,帮助由父亲担任理事长的合作社优化管理模式,并引入先进的设备和技术,推动水稻种植全程机械化,并打造出两款优质高价的大米品牌。“目前,主要是先搞好生产,争取卖更多的品牌大米,待将来时机成熟,再去考虑深加工、农旅结合等领域,不能一下子把战线拉得太长了。”他说。

2015年,在宝鸡市岐山县,肖倩创办了电商公司,希望通过电商平台对外销售猕猴桃。创业之初,尽管满腔热血,并身兼多职,但因为经验不足,当年就亏损50多万元。“当时,我就觉得天都要塌了,因为这是我抵押了婚房,从银行贷来的创业资金。所有人都觉得我要放弃了,我真的是边哭边站起来的。”她说。

后来,公司业务慢慢步入正轨,目前已经成为包括种植示范基地、专用冷库、技术服务、果品质量检测中心、包装车间、农村电商、创客孵化在内的猕猴桃综合性全产业链省级示范园区。到2021年,公司线上营业额1900余万元,年产值7000余万元。肖倩也收获“宝鸡市十大杰出青年”“陕西省脱贫攻坚贡献奖”“全国创新创业优秀带头人”等各类荣誉。

吃是一个永恒话题,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也让药食同源大有可为。

林进杰称,岭南地区中药材资源丰富,返乡创业选择的“牛大力”,正是基于“还没有开发,或处于发展初级阶段的、有地理条件限制,投入小产出大,可药用可食用,民间流传广,有药典记载”等层层标准。

野生“牛大力”转人工种植,由于种源混乱,导致品质参差不齐、产量不高。于是,林进杰团队联合科研单位、高校,耗时3~4年时间,选育出高产、稳定的优质品种,2016年,还被国家植物航天育种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选中,随“天宫二号”遨游太空,进行航天育种。

围绕“牛大力”,该创业公司涉足从种苗培育到深加工,再到电商销售等多项业务。在公司的辐射带动下,阳江市“牛大力”种植规模接近5万亩,带动周边1750多农户增收致富。在良种良法种植标准下,5年后每亩产值一般在7万元左右。

返乡之后,兰春平先是跟人合伙创业,只不过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毕竟在外见过世面,2020年,他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由于村子距城市较远,土地资源少且多为山地,较难发展规模农业。从最初的迷茫,到后来基于全县“华夏文明渭河源”文化旅游品牌的考虑,借力外部资源,带领村民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在村支书任上,兰春平渐渐驾轻就熟。

他说,最近这一两年,整个村庄焕然一新,从推进人居环境治理,到改善村庄基础设施,再到紧抓中药材与万寿菊种植、探索传统农耕文化体验旅游等。“这些变化,离不开政策和社会的支持。”

钱卫新经过在11个省30多个市对产品和市场的考察后,再加上受云南省对大学生返乡创业政策的感召,2017年将创业领域锁定为:西双版纳雨林蜂蜜产业。从最初农户不信任,到后来跟他们交上朋友,帮助其改进养蜂技术,最大化让利农户,再到建立“企业+村集体+农户+银行”的生产经营模式,项目很快发展壮大。2021年,公司缴税突破150万元,成为规模以上企业,雨林蜂蜜也借助生鲜电商渠道销往全国。

千万人返乡创业:乡村振兴下的弄潮儿-2

返乡创业的时代背景发生改变

之所以有千千万万的人选择下乡创业,与中国在迈向现代化的进程中发展要素的相对关系发生转变有关。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教授徐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过去40多年来,“进城”一直都是主旋律,因为城市和工业具有稀缺性。然而,这也由此带来乡村的衰落,客观上产生了乡村在经济、社会等价值方面的稀缺性。如今,乡村的性质和意义已经发生变化,其功能不再是单纯生产农产品,乡村正成为居住和创业的新天地,“归土”渐渐成为城乡关系变化的一个新变量。

千万人返乡创业:乡村振兴下的弄潮儿-3

这一点从城镇化率也能得到反映。根据学术研究,当城镇化率达到70%时,城市化速度放缓,出现“逆城镇化”,人口开始向乡村流动。虽然我国的城镇化率还不到70%(2021年末为64.72%),但是沿海发达地区大多都超过70%。在这样的背景下,近年来,返乡创业者的规模逐步扩大。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全国返乡入乡创业人员2019年为850万、2020年1010万、2021年1120万。

徐进称,中国快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之后出现“逆城镇化”趋势,标志着城乡关系出现新的转变。过去十年,城市市场、城市居民生活方式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这些变化在未来10年、20年的跨度内,极有可能在更为广袤的农村市场发生,现在各方创业者都非常关注乡村振兴所带来的机遇。考虑到返乡人才的结构及其能力与推动高质量乡村现代化的需求之间仍存在较大差距,中国农业大学等机构联合开展诸如“乡村CEO”培养计划之类的项目,以探索乡村人才培养的新路径。

“现在的农村发展潜力,就相当于十年前的城镇。”戴航说,从人均可支配收入来看,2021年乡村居民为18931元,接近于2010年城镇居民的19109元。

他认为,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不断深入,未来选择返乡创业就业的人数还会进一步增长。在以种植养殖为代表的传统农业之外,预计农村电商、休闲农旅、农村金融等领域会有快速发展。

目前来看,在南方,返乡创业的案例较多。至于北方,不论东北,还是西北,并非如此。

戴航解释称,不可否认,不论是从地方经济发展,还是从创业环境和营商环境来看,南方地区的整体条件都要更好一些。这一现状的产生,包括从政策环境、思想观念、市场规范程度等多重因素。

他认为,一方面,返乡创业的区域差异,不能一概而论简单用南北方、东西部、内陆沿海的区位进行划分;另一方面,创业本质上是市场行为,关键要看市场条件是否具备。根据团队调研,在北方、西部、老少边穷等地区,也有不少成功案例。其实,作为返乡创业者,了解市场规律、把握市场机会、满足市场需求、赢得市场认可,才永远是成功的关键。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 分享